行业百科三百六十行 行行有百科

XSUMMIT |1+2访谈:未来科技与智能出行

2017-03-17 15:55:08 本文行家:破孩、

为进一步推动中国乃至全球科技创新,鼓励并扶持创新发明者,保障广大创新成果得到转化及应用,2017年3月17日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隆重举办XSUMMIT未来科技峰会(简称:XSUMMIT峰会)。第六届全球游戏大会暨XSUMMIT峰会的主题:“连接未来”,是科技创新与文化创意方面的年度国际“双创”盛典。本届XSUMMIT峰会议题围绕人工智能等前沿科技热点展开,邀请到多位极具声望与影响力的科技界大牛到场分

为进一步推动中国乃至全球科技创新,鼓励并扶持创新发明者,保障广大创新成果得到转化及应用,2017年3月17日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隆重举办XSUMMIT未来科技峰会(简称:XSUMMIT峰会)。第六届全球游戏大会暨XSUMMIT峰会的主题:“连接未来”,是科技创新与文化创意方面的年度国际“双创”盛典。本届XSUMMIT峰会议题围绕人工智能等前沿科技热点展开,邀请到多位极具声望与影响力的科技界大牛到场分享,共同展望未来。

XSUMMIT

腾讯科技中心总监龙兵华,驭势科技CEO吴甘沙与奇点汽车CEO沈海寅以“未来科技与智能出行”为主题展开精彩1+2访谈,以下为访谈实录:

龙兵华:我刚才听了两位的演讲,我觉得确实都很美好,吴总讲无人驾驶之后整个社会体系、运转结构都会发生很大的变化。问吴总两个问题:第一,这个变化听起来很美妙,但是实现起来也是障碍重重。因为你可能要改变,包括道路可能都会要变窄,这些变化是特别大的。所以,你觉得现在最大的障碍和挑战需要多长时间人类才能走到那么美好的一步?

吴甘沙:其实这里面两个问题,说到障碍,主要是三个方面。第一方面,技术的成熟度。今天大量采用深度学习这样深度技术使得我们生活变得更美好,但是深度学习技术这样一个黑盒子也导致它不能进一步的商业化。未来传感器等等各方面,人工智能技术各方面融合在一起才能实现非常安全可靠的智能驾驶,所以技术是一个障碍。

第二个障碍,从市场的角度,市场这块最重要的还是成本。现在像高端的传感器,很显然没有办法大规模的商业化。未来如何能够提供一种老百姓可接受的,用得起的无人驾驶的解决方案,无人驾驶的出行服务,这个可能是非常重要。

第三块还是法律法规。包括我们的一些道德,包括跟老百姓相关的一些问题。比如说法律法规,我们国家必须得制定相关的法律法规,允许符合测试标准的这些智能驾驶车上路,免得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的情况。在道德,在伦理方面其实有很多问题,尤其是在出现选择的时候。人在出现紧急状况的时候可能在慌乱当中凭直觉选择,机器应该怎么去选择?涉及到人命、财产损失的时候,人还没有想明白这个事情。还有会导致司机的失业,这时候其实跟人工智能很多其他的技术一样,怎么从全社会的角度去考虑这个技术对于我们社会带来的影响。

那么,您的第二个问题就是时间,就是在限定场景当中,低速的无人驾驶应该是一到两年就会上演。高速场景的辅助驾驶我相信三五年在我们高速公路上是蔚然成风。如果所有的车都打开这个自动驾驶,我们相信高速公路的通行效果会极大提升,事故会极大地减少。公路的无人驾驶的出行,我相信在三五年之内也能够实现,未来大家可能从地铁出来,除了今天的黑车、摩的、自行车之外,还可以有无人驾驶的一个小空间把你载到你的小区去。城市区域的无人驾驶出租车我相信还是需要十年,可能十年这个时间已经存在大量的自动驾驶出租车和无人驾驶出租车共存了,当然会单辟出来无人驾驶的车道。五至十年的时间,我相信城市里面绝大多数的车辆会变成无人驾驶的车,当然这种无人驾驶车主要承担城市区域里面A点到B点的出行,并不是一个全天候,全区域的汽车。全天候全区域的汽车要实现无人驾驶需要更长的时间。

龙兵华:我觉得还有一个障碍可能是心理障碍——用户的心理障碍。虽然现在有的车有自动巡航,在高速上我觉得我开的时候比我自己开还紧张。

吴甘沙:其实心理障碍常常出现在刚开始。就是一开始可能还是很紧张,对于这样一套系统还是缺乏必要的信任。但是,现在我们担心的还不是这个,我们现在担心的是现在这个技术还并不是百分之百成熟的时候,你产生了一种对它不切实际的信任。其实特斯拉的很多起车祸都是出现这种情况。一开始大家都紧张,用着用着都觉得它很安全,大家就注意力就不放在路上了,开始做其他的一些事情。这时候一旦这个系统出现问题,可能就导致车来车往。

龙兵华:因为我听到一个说法,包括刚刚您演示的,我们在高速上的无人驾驶已经能做到比较好的,无论并道超车这些事情。但是一进辅路可能够蒙了。

吴甘沙:对,特斯拉叫增强型自动辅助驾驶,还是只能在高速,或者相对比较简单的直道上走,碰到路口、闸道、收费站还是处理不了,所以这时候需要人把控制权接过来。

龙兵华:未来这个问题会被解决吗?

吴甘沙:我相信三五年之内肯定会解决,就是L3,连今天的特斯拉端到端的场景都可以解决。高精地图的覆盖率也是非常重要,我们现在基本上认为L3以上还是需要高精地图的支持。

龙兵华:沈总,你刚才给我们描述的跟吴总的方向还是有很大差别,你可能更把智能汽车看成一个消费品的概念。刚刚讲的包括我也觉得变成一个汽车展,你想强调智能汽车,可能有各种比如咖啡厅的体验,更好的娱乐化体验。是不是真的像我们过去几年所追捧的智能家居一样变成一个可有可无,不是那么核心的一个需求。可能汽车本身出行还是最核心的需求,新增的这些需求会不会引发人们对于车的这种激情。

沈海寅: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因为其实我原来也做过智能硬件,所以我们经常讲智能。我刚刚因为时间关系没有深度地展开去说。我们觉得一辆车首先是一个好的交通工具,你怎么通过智能能够让这个交通工具变得更好。什么叫好?包括性能,包括电动车的续航里程。一个好的加速性能,好的爬坡性,还有更安全,让你的车本身变得更安全。我觉得我们智能给这个车带来变化,首先在这两点需要做到更好。包括有大数据以后,有了智能以后,可以在车的本身参数上,可以根据不同地区,不同城市,不同天气进行这种更好的车的调控。像我刚刚讲的,比如像大雨的例子,我们知道在北京一下大雨是会淹死人的,我们现在导航其实根本没有实时的雨量信息,如果我们已经有车测出来在国家会议中心附近有暴雨,其他车完全可以绕开这个区域。所以,导航的时候其实就可以把实时的数据引入进来,我们给人一个智能的体验,就是不需要用耳朵听电台说这个地方有暴雨,而是可以把这个数据直接可以给我们导航,可以打通,可以有一个更加智能化的体验,我想这个用户应该是非常欢迎的。

另外,安全也是非常重要的点,我们先不谈自动驾驶,因为自动驾驶很多传感器其实已经可以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更好的安全。我们过去讲车的安全,车发生碰撞以后,车的钢板够不够厚,安全带够不够结实,气囊够不够多,都是发生事故以后的事了。但是随着智能驾驶的出现,目标是让你少发生车祸和事故。像很多新手司机,很容易把油门当刹车来用,这种事情其实完全可以通过紧急刹车避免。所以,这种是渗透在车的方方面面。但是,我讲的另外一点,就是车的人性化这个部分其实是一个锦上添花的一件事。

龙兵华:刚才其实都谈到了,演讲中提到可能它是一个移动的空间,或者移动的商业地产这么一个概念。下面一个话题是它的空间还是非常有限的,可能会节省人们的时间,解放人的双手,但是空间永远是这么大。我觉得VR目前给我的启发可能就是戴上一个重重的壳,限制你的空间。手机为什么有这么大的爆发力?时间和空间都得到了解放。所以,从这个角度,是不是智能汽车即便是在未来,无人驾驶真正解放的还是时间,空间可利用的价值有那么大吗?

沈海寅:我觉得首先无人驾驶实现以后,它首先可以给我们带来时间上的充分。因为从A点到B点可能短期内还很难去避免,不能说未来每个人都在家办公,或者全部宅在家里面,所有东西都送货上门,我觉得不大可能。因为人还是有跟人见面的需求,所以这种需求还是会存在的。在路上,完全可以通过在移动空间当中做更多的事情,这是一个方面。

另一方面,其实随着无人驾驶出现以后,车的形态可以发生更多变化。比如说我今天是一个人出行,可能叫一个小的车过来,在上面看看电影,打发一下时间就OK了。也有可能我们5、6个人一块出行,这时候就可以叫一辆大的车,可以在上面开会,在上面打麻将都可以。

吴甘沙:未来车的形态多种多样。另外,空间有多种概念,一种是Space,你所处的这么一个空间,而这个Space可以考虑它的物理空间,也可以考虑它能够感知到的虚拟空间。比如,戴上VR的眼镜在小车里可以感受到非常广阔的空间。另外一个空间是距离的概念,当你坐在里面,从A点到B点这个距离不知不觉地都完成了,这其实也是一种对空间的改变。所以,我觉得它不仅仅改变了世界,对空间还是有一个非常深刻的、本质的改变。

龙兵华:下面一个问题继续问沈总,现在各大汽车厂商也开始进入智能,或者无人驾驶的开发。我们这些创业者和传统的汽车厂商,您觉得可能会替代他们吗?或者未来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关系?

沈海寅:不一定是替代关系,其实在每个行业,产业发生一个关键转折的时候,其实都会有一部分原来的企业还能够存活下来,而且发展的还不错,比如像智能手机。原来讲中华酷联,虽然中华酷联在智能手机时代就已经发生了冰火两重天了,像华为如日当空,但是也有一些企业可能是增长乏力。所以,在传统的汽车企业里面,我觉得应该也会有很多企业会抓住这波浪潮,同时不断去转型,从而发展地更好。我认为这个肯定是存在的。但是也会有淘汰。所以也会有新的玩家进入这个平台上来,像智能手机,像小米在过去完全是没有的,但是现在横空出世的。所以,这些玩家有了一个新的平台和新的机会以后,会抓住这个机会,然后使得把这个机会充分地变为一个新的增长动力。我认为行业也是一样的。

龙兵华:吴总您有什么观点?

吴甘沙:我们给自己的定位也是一个“温和的变革者,务实的梦想家”,我们不要想着去颠覆。比如创业公司,你不要想着你的产品比现在有多好,要想你的产品有多不同,你的技术有多不同。different是你应该想的,而不是better。大家知道凯文凯利特别推崇的一个理论叫做“边缘创新”,就是在主流市场边缘找到一个小的细分的市场,这个市场规模比较下,利润比较薄,风险比较大,因此主流玩家不会玩,这意味着给你一块很好的生根发芽做大的市场,一旦满足主流市场用户最低的满意度,你就打开了一条通往主流市场的路。所以,对于创业公司来说,先不要想我们一定要在销售量达到上千万台的这种情况,颠覆比较大,你要找到不同。

第二个不同,对小公司来说,最好的生存方式就是融入生态。因为大家都有自己的傲慢,但是大公司跟小公司很容易合作,小公司只要提供给大公司需要的价值,小公司很容易在这个生态当中活下来,我觉得这是不同的第二个概念。

第三个不同的概念是做事方式不同,你应该变得更快、更敏捷,使得试错成本更低。大公司要去探索一个未知海域,万吨巨轮去开,肯定容易翻船。小公司说,我做你的冲锋舟,到这个地方看看,试错成本又低。另外,小公司始终存在在生存危机当中,他也可以利用这样的事情做出一些东西来。所以,对于汽车产业,这么一个传统比较保守的只有大玩家玩的产业,事实上是有小公司创新的空间的。

龙兵华:我再问最后一个问题,这个领域可以用风险投资的方式一步一步地融钱,然后不断的壮大。但是,事实上我们看到,随着中国科技产业的发展,一个新产业的诞生,往往变成一个资本密集型的资本军备竞赛,像造汽车又涉及到更多的钱,一旦涉及到硬件、产业,人工智能的人才都很贵。所以,可能这个市场最终还是由资本来决胜,而不是由技术和产品的决胜市场。我们之前看到滴滴和快的的合并,现在共享单车两家打的你死我活的状态,你们俩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沈海寅:我觉得资本是很重要的,但是我还是作为一个互联网人的观点,就是产品真的是决胜的必要条件。你产品做不好,你有资本往上堆,换来地最后是更加惨烈的失败。只有产品做得好了,能够把最早的一个“1”竖起来,资本才会成为后面的“0”。其实资本密集型不光是在汽车行业,在游戏行业也是一样。大家可以想想一个行业的获得成本是多少?比如一个平均的现在移动的APP单个获客成本大概在50到100块钱,这可能还是一两年前的数据,最近更贵了。在中国做一款APP,大家想一想,你没有一千万用户作为一个基数,就别在这个市场上玩了。做一辆车,不自己建工厂,一辆车研发成本大概六七亿人民币左右,基本上跟APP的推广成本差不多。

所以,大家首先脱离开思维定势,也许APP研发成本很低,但是推广成本太贵了。汽车可能只需要获得一万个用户就可以了,一万个用户的获得成本其实跟APP的获得成本相差并不是那么大,所以推广成本并没有那么高。这样两个加起来总和,你会发现做一款APP的钱给我做汽车,说不定还更好一些。而且一个APP失败可能最后留下地就是一堆桌子和椅子。但是作为汽车来讲,至少很多的技术、专利都是可以积累下来的,这些专利和技术其实都有它资产价值。所以,这还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东西。

吴甘沙:从0到1应该是人才密集型,技术密集型的。这时候其实不要太多的钱,虽然人才确实很贵,但是不是那种天文数字的那种钱。从1到N,我相信资本可能会发挥更重要的作用。所以,我想对于任何的创业公司来说,首先要解决0到1的问题。然后,在1到N的跨越当中能够更好的去玩好资本的这个盘。

龙兵华:时间关系,感谢吴总和沈总。

关于GMGC:

GMGC成立于2012年9月,是全球第三方移动游戏行业组织,目前在全球拥有30多个国家或地区近300名会员企业,成员中包含开发商、发行商、服务商、投资商等。GMGC秉持“共建共享,合作共赢”的理念,为产业上下游企业搭建合作、交流、学习的平台,促进产业共同发展。由GMGC主办的全球游戏大会(GMGC北京)、全球游戏开发者大会暨天府奖盛典(GMGC成都)、亚洲移动游戏大会(GMGC马尼拉)、中国(昆山)数字娱乐节(GMGC昆山)每年分别在北京、成都、上海、深圳、昆山乃至亚洲各大城市举办,上述活动已经发展成为业界最具规模和影响力的行业盛会,产业风向标。同时,GMGC还提供全方位的专属会员的服务项目,如创新沙龙、全球商务考察、CEO晚餐会、GMGC之夜等商务社交活动,帮助中外会员企业拓展业务及建立更多的伙伴关系并促进发展。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破孩、无聊拿出硬币来抛 正面上网 反面睡觉 竖着努力工作 摔碎了申请加班 如果变成2个 那就天天抛吧